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七日,晴空萬里。淞滬會戰硝煙彌漫,激戰正酣。 

天上,戰機穿梭往來,煞是忙亂,一朵朵彈花象盛開的木棉,佈滿天空。突然,一架中國戰機被密集的地面高炮擊中,拖著黑煙,向西墜去。一個黑點這時彈出了燃燒的機身,轉眼,化作一朵潔白的傘花。 

降落傘輕柔地飄落空中,閻海文拔出手槍,警惕地四下搜尋著。幾分鐘前,當他把成噸的炸彈準確地投向地面上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時,日軍虹橋一帶密集的高炮擊中了他的座機。對此,他早有準備,本來他就是強行闖入敵火網的,當他看到地面上日軍目標處昇起的煙塵火海時,他覺得夠本了,只是在心裡有點兒為他的座機惋惜。 

傘花還在飄蕩著,突然,一陣逆風吹過,吹得他睜不開眼。不好,他心裡一驚,這麼飄下去不落到海里,也得落向敵陣地,他心裡急速地考慮著,手中的左輪槍抓得更緊了。與此同時,一隊隊身軀粗壯的日軍從工事、掩體裡,從村落、樹林裡也向他撲來。幾天來,他們已嘗到了中國空軍的苦頭,中外輿論對中國空軍的讚譽,也使他們有一股武士精神受到玷污的感覺。他們急著想看到中國空軍是什麼樣,粗野的日本大兵飛邊跑邊喊罵著:「活捉支那飛行士」、「讓這家夥嘗嘗皇軍戰刀的滋味」、「不,讓他投降,讓他跪著求饒。」 

土色的日本大兵聚攏過來,把閻海文團團圍在一塊墳地裡,他們也許急著看看中國飛行員求饒的樣子,也許是為了立個首功,不顧官佐們的吆喝、阻止,直挺挺地向前撲來。 

砰!砰!砰! 

三聲清脆的槍響,三個衝前的日軍撲通倒在地上,兩腳急蹬兩蹬便僵硬了。「捉活的,不許開槍!」一個精瘦的陸軍少佐衝上來,狠狠地命令道。 捉活的談何容易,空軍的一個絕活就是百發百中。在天上,你要是一次敲不下對手,很可能反而成了對方的槍下鬼,為了這百發百中,閻海文不知脫了幾層皮,灑了多少汗;就是在地面上,他手中的那把槍也是指哪兒打
哪兒,絕不會錯。 

幾個日兵探出頭來,未待前衝,閻海文「叭!叭!」兩槍又射倒兩個
,日兵忙又趴下,雙方一時僵住了。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淌著。一會兒,少佐身旁的一個漢奸探出頭來,對臥在墳頭上的閻海文喊話起來。「空軍朋友,你已經被包圍了,你走不掉了,再抵抗是無謂的,如果你放下手槍,皇軍一定會寬大,會好好的對待你…」 

砰!閻海文憤怒地咬著牙,把漢奸撂倒地。 

少佐再也忍不住了。他率領的部隊,自踏上中國的土地,還從未挫過銳氣,可眼前這麼一個年輕人,卻成了他無法逾越的一座房山。他揚起槍,先扣動了扳機,立時,一片槍彈在閻海文藏身的墳頭掀起一片塵土。

「砰!砰!砰!砰!」,閻海文躲在墳後舉槍射擊,又有幾個日兵應聲倒地。這時,他檢查了一下槍膛,見只有兩粒子彈了,他抬手又打死一個鬼子。 

敵人在一步步逼近,死亡也一步步向他走來。閻海文擦了擦槍上的塵土,緩緩地站起了身。頭上,天空還是那樣蔚藍,腳下,祖國的泥土那樣芳香。他最後輕蔑地掃了一眼圍上來的日軍,高聲吼道:「中國無被俘空軍!」舉起了槍。 

「砰!」槍響了,一股殷紅的鮮血,伴著英雄灑落在腳下深情的土地上……當天下午,日本兵列隊脫帽,向剛樹立的一座新墳,上書“支那空軍勇士之墓”致敬,為敵人的勇士舉行葬禮,這是他們的第一次。一個多月後,在東京新宿繁華的鬧市區,“支那空軍勇士閻海文”公展竟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日本人,參觀的東京市民絡繹不絕。

閻海文,遼寧省北鎮縣人,殉國時年僅22歲,他用自己的熱血和正氣,征服了他的對手日本人,更為一個民族立起了一座不朽的豐碑,可這豐碑上,又何止凝聚著一個閻海文,而是一支軍隊、一個民族的不屈精神的化身。

回主頁

寧死不屈的「支那空軍勇士」
一個駕機作戰被擊落跳傘的中國空軍,用配槍的最後一顆子彈拒絕俘降,用自己的熱血和正氣,征服了他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