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領八百壯士堅守上海四行倉庫
謝晉元團長帶領八百名英勇孤軍死守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掩護五十萬名中國軍隊撤退,上海
保衛戰一役,徹底粉碎了日本「三月亡華」的迷夢。

繼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蘆溝橋戰起,八月十三日即展開了中日首場大型會戰--「淞滬會戰」。 當時 的上海是東亞最大港埠,又是我國經濟文化交通第一要地,租界林立,華洋雜處,因此中國最高統帥蔣介石委員長決定在上海向國際顯示中國抗戰的決心。

淞滬會戰的主戰場方圓不過幾十公里,日軍先段增援三十萬兵力,雙方三個月的血戰,死傷超過五十萬人,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慘烈程度,被國際媒體形容為「血肉磨坊」。由於中國部隊戰志高昂、見死不退,著實出乎日軍意料之外,僅此一役,就已經打破了日本「三月亡華」的迷夢。

戰爭相持至十月底,日軍登陸杭州灣,大上海全部陷於敵火包圍之中,中國統帥部以拖延時間戰略目的已達,為長遠計作戰略上之轉移。廿六日下命五十萬國軍退出上海戰場。謝晉元團長奉命留守閘北繼續作戰,負起掩護大軍撤退的艱鉅任務。

謝晉元,廣東蕉嶺縣人,黃埔軍校四期學生,他臨危受命,率兵轉守蘇州河北岸,並選定四行倉庫為據點,單線作戰,帶領八百名官兵誓死奮守,孤軍為了表明決心,大家都預立遺囑,交人帶出,以明心志。四行倉庫實際是金城、鹽業、中南、大陸等四個銀行的聯合棧庫,位於蘇州河北岸,倉庫樓高六層,建築堅固,為閘北一帶最高、最大的一座建築物。

十月廿七日清晨,日軍發覺我軍全線撤退,立即跟蹤追擊,日軍在閘北正向前搜索之際,不料忽被四行倉庫屋頂之彈雨掃射,日軍一時人仰馬翻,亂成一片,此時日軍尚不知彈雨從何而來。之後發現四行倉庫內留有國軍,於是對倉庫實行三面夾攻,雙方衝鋒肉搏,戰況激烈。謝晉元團長親率下屬於四行倉庫外佈陣迎戰,痛殲日軍,殺敵無數。

一時全閘北各地之敵軍,分路向四行倉庫集中圍攻,其中有敵軍二十餘人,在蘇州河畔來攻,這時有一位在六樓守望的壯士看見,立刻全身縛滿手榴彈,突由六樓平台對準敵人躍下,一個大炸彈自天而降轟然爆炸,煙屑飛揚中,二十餘敵兵化為泥灰肉醬,而我壯士亦血肉橫飛,忠勇殉國。隔岸民眾看到這一幕,一方面固然鼓掌稱快,但也為這個英勇壯士痛哭流涕。

上海女童子軍楊惠敏在蘇州河畔眼見對岸日旗遍佈,獨四行倉庫屋頂未豎國旗,便決心要將青天白日旗幟送進四行倉庫去。二十九日天未破曉,謝晉元團長率領所部肅立天台升旗,上海市民於一片煙塵火海中,爭睹巨幅青天白日國旗,迎風招展,無不喜極而泣,感奮萬狀。當天全世界各大都市之午晚報,都報導四行孤軍奮鬥和女童子軍楊惠敏代表全體市民,冒險潛入倉庫向孤軍獻旗種種細節。

自四行倉庫屋頂懸掛國旗後,全國人心振奮,並且轟動世界,日軍當局見全球輿論讚揚國軍,痛憤之極,所以向公共租界當局,提出嚴重威嚇,要求迫令孤軍投降,或撤入租界繳械。一方面向孤軍發動猛攻,自早到晚,連續四次進攻,但均遭孤軍擊退,敵人傷亡甚重。

十月三十日,敵軍又大舉進攻,用小鋼炮及機關槍向四行倉庫密集射擊,並有敵機數架在上空助戰。孤軍沈著應戰,逐一殲滅。上海公共租界英軍司令少將,因見我軍英勇作戰,深受感動,除了購贈糧食送給八百壯士充飢外,他更親自進入四行倉庫拜會謝晉元,建議孤軍自租界撤出,英國駐上海領事願給予最大的協助,但謝團長答道:「我們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即使撤走,也得要有我們蔣委員長的命令,否則我們寧願戰死。」

後來,各國使節團透過外交關係,正式提出照會,要求我政府下令撤離孤軍,以免日軍重炮射入公共租界,危及各國僑民。中國最高當局再三考慮,以八百壯士已完成掩護國軍主力撤退的任務,決定電令倉庫守軍撤出並轉進租界,四行倉庫守軍只得服從命令,揮淚撤離。

三十一日凌晨,謝晉元率部冒死突圍,日軍水陸射擊,八百壯士且戰且走,英軍司令在橋頭接應,數萬市民隔岸聲援,情緒沸騰,幸而謝團長沈著應變,於密集炮火中迅速搶越橋頭,雖有傷亡,但安抵英租界者尚有三百七十多人。孤軍們成功奮守四行倉庫,完成了掩護五十萬國軍撤退的任務。

一九四一年四月二十四日,謝晉元在上海租界軍營內,突遭四名漢奸持刀刺殺,當場倒地殉國,一代民族英雄與世長辭,但他與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的光榮戰績,震爍中外,名垂不朽。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