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變後,中、日兩國實際已處於戰爭狀態之中,先有東北義勇軍馬占山奮起抗日,再有「一二八」淞滬之戰,復有長城各口之戰,都是七七全面抗日前的序幕戰。 

在這幾場序幕戰中,戰果最突出、最輝煌的,首推長城喜峰口大捷,這是自九一八以來,日軍所遭遇到最嚴重的打擊,敵人自己也承認,是侵華以來所遭遇到的最大失敗和恥辱。當時廿九軍第三十三師,在師長張自忠率領千人大刀敢死隊,以急行軍兼程趕赴前線,用大刀、手榴彈為武器,於月黑風高之夜,乘敵不備,殲滅日軍步兵兩個聯隊,騎兵一個大隊。血染喜峰口,造成空前大捷,震驚中外,張自忠獲中央頒授青天白日勳章,於是抗日英雄的威名,傳遍全國,婦孺皆知。

張自忠將軍,山東臨清人,生於一八九一年,喜峰口一役後,中日塘沽停戰協定簽字,先後出任察哈爾省主席和天津市長。

一直以來,日本人都想拉攏張自忠,七七事變後,他奉中央之命留守北平與敵周旋,目的是希望拖到中央軍前來增援,後來北平、天津急速失守,張自忠眼見大事已去,繼續留在北平已無必要,乃設計脫險,騎自行車出走到天津,再乘英國輪船經青島轉赴濟南。 張自忠到了青島,再改乘火車去濟南。一路上他身陷險境,更承受著千夫所指的屈辱,因為從北平淪陷起,全國輿論集中火力攻擊他,認為他是華北頭號漢奸,報紙上都稱他為「張逆自忠」。

後來抵達南京,張自忠獲中央還以清白,蔣介石委員長接見他說:「等你身體康復,我決令你重回部隊,讓你再有機會報效國家,回到前方看看你的長官、同僚及部下。」張自忠深受感動。

一九三八年春,中央任命張自忠為五十九軍軍長,返回部隊那天,他對部眾宣示:「今天回軍,除共同殺敵報國外,是和大家一同尋找戰死的地方。」全體官民激昂效命,泣不成聲。

五十九軍組成不久,戰事延至徐州外圍,日軍側面進攻臨沂,張自忠受命揮兵前進增援,轉眼間將敵軍精銳部隊擊退,日軍倉惶後撤時,張自忠繼續追迫,殲滅殘敵,造成抗戰史上有名的「臨沂大捷」。經此一役,張自忠名震中外,再也沒有人說他是漢奸了,當時中央明令嘉獎,同年十月就升為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

一九三九年三月,日軍進攻鄂西,進犯隨縣、棗陽,張自忠再次親自率兩軍團渡海迎戰,大破日軍,擊斃擊傷敵軍超過一萬三千人,再為抗戰史上寫下了「鄂北大捷」。


次年五月,日軍又集結重兵再犯襄樊。張自忠指揮部隊渡河迎戰,當時敵眾我寡,,但張自忠不顧一切冒險出擊,立下遺囑後即揮軍渡河,雙方無論在兵力和武器都十分懸殊,但他毫不畏縮,指揮部隊奮勇進攻。兩軍晝夜激戰九天,敵人傷亡慘重,不明白這支中國部隊何以這樣難打,後來知道我方的領軍是張自忠,立即增援反撲,誓要追剿張自忠以復前仇。


最後張自忠率部被圍於南瓜店的十里長山,敵人以飛機大炮配合轟擊,彈如雨下。五月十六日,張自忠衛士傷亡殆盡,自己身中六彈,屢次爬起衝殺,左右部屬請他突圍逃生,張自忠堅持不允,到了彌留時向左右衛士說道:「我今天戰死,自問對國家對領袖可告無愧,你們應當努力殺敵,不能辜負我的志向。」一代陸軍戰神終於戰死南瓜店。

日本人十分敬佩張自忠的英雄氣魄,在他戰死後把遺體裝殮好埋葬起來,墳上還插著木牌寫著:「華軍第三十三集團軍司令官張自忠被皇軍擊斃之墓」。遺體下葬時,日本官兵集合起來向張自忠行致敬禮。不久中國援軍趕到,重新開棺以上將禮服重殮。


當靈柩經過宜昌時,全市下半旗,民眾前往弔祭者超過十萬人。靈柩運抵重慶時,蔣委員長特親臨迎靈致祭,並手書「英烈千秋」輓匾以資表揚。張自忠殉國時,年僅五十歲,他的夫人李敏慧女士聞耗悲痛絕食七日而死,夫
妻二人合葬於重慶梅花山麓。

回主頁

英烈千秋的中國陸軍戰神
他是帶領大刀隊夜襲長城喜峰口的英雄,也為「臨沂大捷」、「鄂北大捷」立下戰功,最後在日軍的圍殲下,戰死南瓜店,找到了自己戰死報國的地方。